画家专访 之 王菂菂
        -- 何晓磊 08年6月
王菂菂
70后插画家

    此次去杭州,有两件事出乎意料。一是翻新的中国美院建筑群,庄严肃穆,咄咄逼人,像是要把我吃掉; 另一件是王菂菂的豁达爽朗,似北方女子,好像有违其名—莲花童子的初衷。
    我之想见王菂菂,是因为她的名字好玩;再是听燕翎说,上回一见,王是一个光头形象; 再则,就是王氏父女在当今儿童插画界的显著地位。
    约见地点是画家选的,在杭州饭店--即香格里拉大酒店二楼的自助餐厅。 是日,霪雨霏霏,窗外的景致,除近处的“曲苑风荷”是几大块酞菁绿及普蓝和苏堤横留了一迹重墨外, 一目到顶,均是苍茫的灰色,很有点“望湖楼下水如天”的意境。
    先是寒暄,自助取餐。王菂菂对于饮食完全是享乐主义,全凭食欲,肉食、芝士糕点都喜爱。 特别光顾意大利千层面,并多次提到要过加菲猫一样的生活。我渐渐将话题引入插画行业,期望她能对插画艺术的当下和将来说一些话, 不想,对此她是无视和不关心。我想这应该不是摆架子,因为王的泰然,名利不计,是因为皆已有之,纵然还能向上走, 但画家是知足常乐,务实的一句“名利这东西,想是想不来的”。听得很贴心,感慨青山绿水真的能使人平静。
    虽然对于行业的发展进程不关心,但画家还是以旁观者的角度,对过往烟云驻足关注的。随意蹦出几个新生画家的名字, 并能用准确简练的语言,定义和评价东、西方的艺术家及他们的作品。这些名字大多我都没听说过,很是汗颜。
    对于插画工作,王菂菂是十分的Enjoy。什么样的题材她都愿意尝试。并且依照文字意境的不同,采用不同的技法,不同的材质。 她说更喜欢做杂志,因为杂志可以多变。因为享受,所以不计较稿酬和是否扬名。给“丽婴房”的插画,明知是商业产品, 是“天空不留痕迹,鸟儿却已飞过”的事,一样的尽心尽责。这里简述两个实例:
    王多年前自写自画的一个讲小朋友学走路的故事。事隔多年,又有一位小孩子的家长提及,向她请教。 对此,她从中获得极大的满足感。好的作品的确能让人铭记。我的记忆里有两则故事,印象非常强烈。一是《365夜》里的《田螺姑娘》, 这给了我最初的对于女性的萌动感觉。另一则是讲一个人遇到了一只小狐狸,后来双手互搭成方形,遍能窥到故乡。后来因为洗了手,这种力量便消失。 这又使我第一次感触到淡淡的忧伤。
    再一件是,她一次去郊外,路过一家理发店,看到门口贴了一张自己的插画,应是一本杂志内附的赠页。 作品为店主人所赏识,拿来装饰。这种大众的认可,亦让她信心满满。
    总的一句,王菂菂是享受创作,服务民生。
    对于房产,王搬到杭州西面。凭借微薄的地理知识和想象,杭州西面是山,她大约是住在群荫环抱,开门见水的近原生态小区。 我因居在都市,自知短期内与山水无缘,常以“大隐于市”聊以自慰,至此,不禁黯然,不禁心动。
    王菂菂说她现在购物也依赖现代物流。我想象着,张爱玲晚年旅居汽车旅馆,叫外卖,付好钱, 待boy走后,一只手从门缝出来,将东西拖进去…这次,配的是淘宝买得一只挎包,上饰苗银挂坠,如鸣佩环。 爱玲行时香风细细,坐时嫣然百媚;菂菂是行时叮叮当当,坐时嘻嘻哈哈。皆是才女,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 王在家,做饭是喜欢的,不喜欢洗碗。因此会请钟点工打理。但是她的画桌是万万不能碰的。人是懒的,体育运动就是遛狗。 然而,又会勤快地坐飞机去日本,扫荡东瀛的美术耗材商店。这种又懒,又勤快的相对,丰满了画家在我心目中的真。
    我近来忙于推广,王的新画没有看到。不知道艺术方面是否受其父亲影响。言语间,感受到她对父亲是尊敬。 纵然也是直呼其名,我仍能察觉到她的意思隐约是:“我的绘画成就与父亲并无太直接的关系,但对于父亲的成就我是认可和欣赏的”。 我甚至能感觉到人世间小女孩对父亲是淡淡的依恋。这种情形,强烈地有异于,艾未未要自称“逆子”来公示自己的独立与创新。
    末了,我想摄影留念,被画家一句“我不喜欢拍照”,断然拒绝。在此,只好挑战一下我的想象力了。 我觉得,王菂菂的风度是CCTV张越的大度便便,但脸要消瘦许多,线条更硬,并且超短发,似陈丹青。她才思敏捷,听你的话, 眼睛的焦点不时在跳跃,待我说完,她亦能作回应,语言流利,甚至能给出简单举例。
    插画之对于王菂菂应该是使命感和满足感。使命是对于艺术要服务大众的责任;满足的是善握画笔的手。

朝圣。
右边是三家专卖店。依次是--泡虚、玛莎拉蒂和范拉瑞。
有传说是,这三家店就包揽了美院的电费,水费等支出。
正门对面是一排画廊。
多是国画。
蔡元培先生的题字。
我仿佛听到历史镌刻的回响,看到林风眠,吴大羽的淡影
图书馆。
很压抑的感觉。
二楼廊桥俯瞰。
窥看教室。
雕塑系。
你选择哪条路。
出来,左面是潘天寿纪念馆。
如若美院有生命,我想问“左面,右面,您究竟更爱哪一面?”
答案是一首歌--《左右为难》:一边是爱情,一边是友情,左右都不是为难了自己...
时至Rush hour,为了不迟到,租小船一叶。
由“柳浪闻莺”直直地摆渡到“曲苑风荷”。
水天一色。
苏堤。
由苏堤远眺曲苑风荷。
杭州饭店--香格里拉大酒店。
这家酒店开到哪里都占据显贵位置。
又至“曲苑风荷”,细观。
荷花还未开出来。
李义山诗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,是秋的悲凉,啪啪的哀鸣。
新荷亦可听雨声,噗噗的生机。
偶得一朵,捧为明珠。
又有姐妹三五个。

Powered by momobrush.com on Feb 20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