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家专访 之 周翔
        -- 何晓磊 08年8月2日
周翔
中国当代插画界领军人物
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《东方娃娃》主编
两度获得CBBY小松树奖
多次获国内插画、图书奖项
98年曾赴日本进行交流
《荷花镇的早市》是第一本中日同时出刊的绘本

    杭州与南京是有大不同。杭州的景是小家碧玉,但只要你能欣赏,处处都是敞开的, 心甘情愿地入你的心境,因此显得博爱而大气;南京是六朝古都,原本景致巍峨,有皇家气,却处处闭塞, 亦有卒人把门,书“此处严禁摄影”云云,逐了我好奇心的客,令人觉得小气。     此次去金陵是为了拜访周翔老师。周老师在中国当代插画界系领军人物之一, 这不是我的恭维,我拜访众多插画家均推荐我向其请教的。因之人贵事繁,约了几次,就排到八月份来了。 7月23日,周老师受邀赴香港参加首届“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”发布会,并是发言人之一。 我所喜爱的台湾插画家—“赖马”也在其列。看来,推广和研究中国现代插画文化,港人又走在大陆之前了。
    周老师不摆架子,起初让我不自在,因为主人过分谦逊反而是将客人往外推。 我说明来意,将近期努力的一些照片记录给他看,他都说好,连说我能有这样一份心不容易。 周老师原本眼睛生得一条线,笑眯眯的,更显慈祥。曾闻,周老说话不看人,我这次领教了。 不过,也不是用鼻子看人,而是眼睛焦点你的肩或其他地方。我年少时有一个阶段也习惯这样, 只因说话时全心全意地在思考自己的话,后来为踏上社会之故,才改掉了。 而艺术家则可以将孩时的真性情保持下来,真是受到上天的恩惠。这种不被正视,反让我觉得对方对待我的真。
    我要办联展,自然是要借《荷花镇的早市》之原作,周老师竟不推辞, 愿意奉献出来。然手绘稿尚在日本作展览。他展示给我日方替他做的丝网印刷。 限量且优质的丝网印刷在艺术品界同样具有相当价值的。 这些复制品是为前不久在南艺举行的中、日、韩插画艺术交流展而制作的。品级很高,细微的笔触均历历在目, 色彩还原也相当有水准。要知道,丝网印刷是按照颜色来算成本的,上海的价钱是1200元/色。周老师的一幅画, 颜色几多?日本的制版人工又是出奇的贵。整套画下来,是怎样的开销?看来日本人对待艺术,真的是诚诚赤子心。
    周老师赠我一本日语版的《荷》(日语版译作:阳阳去市场), 我看下面印有“第一本中日同时出刊”的介绍,这就是这个绘本的份量了。 日本人对艺术、对孩子、对敬业的心思都交融在一套套绘本里面。从艺术家一路到印刷工人, 无不兢兢业业。我江南民谣“家里兄弟一条心,堂下尘土变黄金”。日本人做产品,是全民一心,何愁金山银山? 现在,又将一片诚心和信任交付周老师,是对中国艺术家的尊重和肯定。这就是这个绘本的份量了!
    我说:“日本卖绘本的书店,最有名的当数—纪伊国书屋了, 曾在里面停留大半日不腻”。周老师当即答说:“《荷》就是在纪伊国作的发布会”。 我问:“是大阪的还是东京的?”答:“东京”。肃然起敬。
    周老师予我介绍当下插画界发展情况,说几句就起身, 在身后的书柜里找一些资料给我看。说到台湾就拿台湾图书;言及日本,就拿日本绘本;如数家珍。 很多日本插画家都能点名。国内的插画家亦推荐不少,无奈我见识疏薄,一时竟记不得, 唯沈苑苑老师因平时多看到画,记住了。
    话语间,我深切体会到周老师是坚定要走插画家这条路的。 现在艺术品市场很走俏,有实力,有名望的艺术家只要肯出来,都受追捧的。周老师则一心想着把中国的插画文化塑造起来, 是学者心境。他在插画界的位置不是一本《荷》就奠定的;更不是早早地获了几个奖就名正言顺了的; 而是一片要将中国插画抚养成长的父母慈悲心,我们才视之为长辈的。
    临走,我在整理箱子。周老师看到里面一本《今生今世》,就说:“你在学习,很好”。 随后一直陪我到电梯,讲了些勉励的话,让我信心满满。日本有一个《超级变变变》的节目主持人, 硬是能说服评委把分数打到及格,给了参与者一次人生成功的经历。
    此次见到周翔老师,有两点感悟我觉得最为深重:
    1、本以为绘本是在海外,需要我们引进和学习,原来绘本是在我们心里。
    2、中华民族的乐观豁达并不是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仅有, “出了城门往正东,一园青菜绿葱葱”才更是博爱的。



Powered by momobrush.com on Feb 2008